当前位置:首页
>政务资讯>文史天地

虞籍英烈严庚初
发布日期:2014-12-12字体:[ ]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何家炜


    据《上海通志》载:严庚初(1924-1949),浙江上虞人,生于上海。民国34年参加中国共产党,先后负责中共上海地下学委主办的《学生新闻》、《青年知识》等报刊的出版发行工作,并负责学联主办的《学生报》的印刷发行工作。民国37年10月26日被捕,翌年5月7日在戚家庙被枪杀。
    严庚初早年学习勤奋,品学兼优。上海南洋中学毕业后考入中国新闻专科学校。在校阅读进步书籍,参加革命活动。早在日本侵略者统治上海时期,就加入了中共地下党,曾到苏北解放区做过交通员。1945年10月,严庚初回到上海。他一面在中国新闻专科学校读书,一面在上海学生团体联合会出版的《学生新闻》做发行工作。《学生新闻》停刊后,他转到了《青年知识》。
    1946年为欢送上海各界代表前往南京请愿,举行“六•二三”反内战大游行,严庚初租了一辆卡车,跟在指挥车后面,一路散发游行快报等宣传资料。据与严庚初一起工作过的缪雯回忆当时的一些细节:严庚初平时总是笑嘻嘻的,他日日夜夜都在工作,但从没看到他露出疲态。一有空,严庚初就跟学生们一起学习,给学生们讲苏联的消息。“我记得有一回,严庚初开车到同济大学送报纸,下车时突然看到特务、警察已经把同济给包围了,严庚初掉头就跑。这时侯,特务们已经发现了他,便开着车追他,当时的情景很像电影里追车的场面。后来,严庚初将车开到其哥哥工作的永安公司,钻进永安公司的电梯上了楼,等特务们到了永安公司已不见严庚初的踪影。”
    1947年5月,国统区的学生爱国民主运动汹涌激烈。5月31日,上海地下党领导的上海市学生联合会决定创办上海学联的机关报——《学生报》。《学生报》开始是铅印,三天一期。当时没有地下印刷所,严庚初冒着风险,顶着当局的禁令,四处奔走,到社会上的一些小印刷厂请工人师傅帮助印刷。从发稿、校对到印好后分发到各大中学校,都由严庚初一人承担。铅印报纸出了十几期,就换了7家印刷厂。一次,严庚初在同事家里搞《学生报》。特务突然闯进门搜索。他很聪明,看到桌子上有一张电话费收据,便抄起来说:“你们电话费赶快交啊”,冒充电话局的人,一边说,一边往外走,就这样混出去了。
    严庚初作为《学生报》编辑出版小组的负责人,同时负责对外联系和发行工作。不久,全国地下学联在上海成立,《学生报》又承担起报道全国学运动态和全国学联重要文件与活动的任务,发行范围也扩大到全国许多大中学校。每期8开4个版,印数从几千份增加到1万份以上。
    1948年10月,因利群书报社案件的牵连,隐蔽在龙华小学以民校教师身份作掩护的严庚初被敌人逮捕。利群书报社案件被敌破获后,敌淞沪警备司令部在给南京政府的“代电”中,不无得意地称,“本案的价值是学联会《学生报》的破获”。敌人为了从严庚初身上打开缺口,把《学生报》和学联会一网打尽,使出种种酷刑,仅在威海卫路稽查大队军统看守所,就连续审讯三天三夜。在狱中,严庚初把一切事情都揽到自己身上,声称自己是《学生报》的总负责人,是上海学联的,是共产党员。他的战友孙增红回忆说:严庚初在牺牲之前遭受了很多很多的刑罚,但他始终告诉敌人办《学生报》的只有自己一人。
    狱中的严庚初没有忘记一个共产党员的责任,没有放弃每一个可以与敌人作斗争的机会,也没有失去对革命胜利的信心和渴望。他在设法传给母亲和大哥的小条中,不止一次的写道:“坐牢的时间大概没有多久了,请母亲和家人放心。”“黎明在即……”“二兄回乡在即,可以侍奉”。
    当解放大军打过长江解放南京的时侯,敌警备司令部于1949年5月4日从蓬莱路军统看守所提出严庚初等6人,宣布他们分别被判刑。正当我人民解放军准备向上海发起进攻时,敌人又把他们从监狱中提出来,已经听到解放上海炮声的严庚初从此就不知下落,直到6月20日,上海解放20多天后,才因当地市民提供的线索,在浦东戚家庙一处战壕里,发现了包括严庚初在内的12位被杀害烈士的遗体。严庚初牺牲后,他的战友缪鹏为了纪念他,特地给女儿起名为“缪记庚”,意为一定要记住严庚初,继承革命烈士的遗志。
    人们没有忘记在解放上海的轰轰炮声中倒下的严庚初。在上海解放60周年前夕,曾在解放前为上海市学生联合会主办的《学生报》工作的十几位老战友来到龙华烈士陵园,悼念同在该报工作、为革命而英勇牺牲的烈士严庚初。

分享到:
0
【打印本页】【关闭本页】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